後真相時代

6/12/2018 · 然而「後真相」並非代表這個時代再無真相可信,而是指人們不再重視並思考事件的真實性。 網路時代,資訊唾手可得,大多數人卻寧願窩在舒適圈裡,看著與自己立場相同的新聞,或是輕易就相信了從網路看來、從旁人聽來的種種故事。然後又將這些事件以

《後真相時代》電子書 – 你看到的不是真相,只是自己所相信的價值觀。不論是廣告行銷或消費者、企業領導或員工、政治人物或選民,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了解「真相運作機制」!

後現實政治的一個定義特徵,是一些論點會不斷地提出,即使這些論點經由媒體或者獨立評論專家發現其存在不實及誤導成分。 蘭德公司報告《真相的凋零(Truth Decay)》 [6] 認為網路時代造成傳統的單一權威訊息來源機制瓦解,社會日漸難以治理,基於

特徵 ·

27/7/2018 · 自從《牛津英語詞典》將「後真相」,Post-truth,選為2016年的年度詞彙之後,「後真相」這個詞語就大行其道了。 「後真相」即不是真相,即沒有真相。在網絡時代,由於人人都可以在社交媒體發放未經查證的消息,網絡覆蓋

15/7/2019 · 至於「闢謠成本」高,意指在「後真相時代」,相比有機自發的網絡病毒式傳播,受影響的機關一般反應相對較慢,並且難以立刻準確抓住輿論要點,有系統而有效地把謠言連根拔起。有港媒評論指,三峽「變形潰壩」的謠言之所以能掀起風波

你看到的不是真相,只是自己所相信的價值觀。 不論是廣告行銷或消費者、企業領導或員工、政治人物或選民, 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了解「真相運作機制」! 新聞媒體隨便報,普羅大眾隨便信,歡迎來到後真相時代。

7.6/10(12)

1/10/2018 · 網路時代,資訊唾手可得,大多數人卻寧願窩在舒適圈裡,看著與自己立場相同的新聞,或是輕易就相信了從網路看來、從旁人聽來的種種故事。然後又將這些事件以非黑即白的方式,輕易地評斷劃分。(圖片來源/unsplash) 有

網絡時代,要掩藏醜聞無疑更加困難了,手機功能使任何事情都有可能被拍成照片或影片放上網絡;然而,網絡時代也使真相更難確定,因為許多消息都不經查證就被放上網並瘋傳,甚至傳統媒體唯恐「執輸」也不查證就轉刊網上的假新聞,於是社會對

在所謂的後事實時代或後真相時代,真相與事實「實際上」是什麼都無所謂,重點是真相與事實「感覺上」是什麼。 《經濟學人》在2016年9月10日大篇幅報導了「後真相政治」(post-truth politics)的崛起。

——你看到的不是真相,而是自己所相信的價值觀作者 海特.麥當納出版 三采「後真相」是指人們不再重視並思考事件的真實性。另一方面,在任何事件、場景和故事中,都存在「矛盾真相」—述事者從真相的多元面貌中,抽出對自己有利的部分,來

在所謂的後事實時代或後真相時代,真相與事實「實際上」是什麼都無所謂,重點是真相與事實「感覺上」是什麼。 《經濟學人》在2016年9月10日大篇幅報導了「後真相政治」(post-truth politics)的崛起。

後真相時代的一道清流 在觀點凌駕事實、立場決定是非的時代,「相信」是件奢侈品。《明報》經過60 年的風雲變幻,傳媒生態的跌宕起伏,依然屹立不倒,並通過一代又一代新聞工作者努力耕耘,最終成為香港其中一份最有公信力的報紙,實在值得慶賀。

3/5/2019 · 在觀點凌駕事實、立場決定是非的時代,「相信」是件奢侈品。《明報》經過60年的風雲變幻,傳媒生態的跌宕起伏,依然屹立不倒,並通過一代又一代新聞工作者努力耕耘,最終成為香港其中一份最有公信力的報紙,實在值得慶賀。

近幾天,一個名為「後真相時代」的東西進入我的眼簾,因此議題探討的文章也有不少。我在想,在感嘆這個世代已開始失去「真相」的我們,特別是信徒們,到底該如何自處?先戴個頭盔,本人純以平信徒身份發表個人見解,歡迎理性討論、謝絕

「後真相」時代理性敗於謊言的悲哀/陳學鋒 時間:2019-06-20 03:12:54 來源:大公報 正當香港因為修訂《逃犯條例》引發一場政治風暴之時,英國同樣也陷於由脫歐引發的巨大政治漩渦中。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最近UCC教會的三一論壇,以討論「後真相時代:雄辯勝於真相?關公撼動耶穌?」作為主題。坊間也因此出現不同的文章,討論對”後真相”的理解,當中不乏一些高質素的學術文章。小弟對於「後真相」沒有作出深入硏究,只略懂

8/12/2016 · 後真相被牛津詞典選為2016年年度詞彙。對假新聞的恐慌讓人愈發相信,我們生活在後真相時代。但真相遠比字面意義上來得複雜,該由誰來決定什麼是真、什麼是假呢?

作為年度詞彙的post-truth(後真相),事實上早在1992年就已經現身於美國《國家》雜誌(The Nation)的一篇文章,2004年更出現在《後真相時代》(The Post-truth Era)這本書的書名裡,所以嚴格來講,這並不是個全新的詞彙。

1/10/2018 · 網路時代,資訊唾手可得,大多數人卻寧願窩在舒適圈裡,看著與自己立場相同的新聞,或是輕易就相信了從網路看來、從旁人聽來的種種故事。然後又將這些事件以非黑即白的方式,輕易地評斷劃分。(圖片來源/unsplash) 有

後真相時代,我們不翻不聊 | 陸港小震 7 月 17 日 分佈式入口 真相剛剛蹣跚學步,謊言已經插翅而飛。傳播真相是最卑微的工作,就像在沙漠植草,多數時候是孤獨的。沙漠吞噬的力量如此大,我們只能在沙漠的邊緣,默默耕耘

上述的 3 種溝通者與 4 種矛盾真相的形式,就是這本《後真相時代:當真相被操弄、利用,我們該如何看?如何聽?如何思考?》主要的論述架構。 真相作為一種誘導大眾的敘事技巧 整本書的邏輯性非常強,而麥當納也不愧是「說故事大師」,在每一種

其實早兩天撰寫濕疹文時,已經看到 Echomama 這個前傳媒人的 Facebook 專頁一篇《濕疹與世紀大毒物「糖」》文章,想著無謂比人賺 like 的心態,當下未有立刻抨擊之。今天卻看到香港 01 轉載這篇錯漏百出的文章,唯有現在立刻寫文補鑊。

19/6/2018 · 《後真相時代》作者商業顧問Hector Macdonald有感於假新聞與另類事實大行其道,希望喚醒社會大眾關注真相,因而著書立說。他特別提到「矛盾真相」(competing truths)一詞,意思是在許多情況下,有各式各樣真誠的正

文章原載《明報》2019年5月1日 撰文:鄭李錦芬 團結香港基金總幹事 後真相時代的一道清流 在觀點凌駕事實、立場決定是非的時代,「相信」是件奢侈品。《明報》經過60 年的風雲變幻,傳媒生態的跌宕起伏,依然屹立不倒,並通過一代又一代新聞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最近UCC教會的三一論壇,以討論「後真相時代:雄辯勝於真相?關公撼動耶穌?」作為主題。坊間也因此出現不同的文章,討論對”後真相”的理解,當中不乏一些高質素的學術文章。小弟對於「後真相」沒有作出深入硏究,只略懂

23/12/2018 · 2018年4月,Facebook被揭發有8700萬用戶信息被一家名為「劍橋分析」的政治公關公司盜用,以精準化推送似是而非的「假新聞」,幫助候選人當選。2016爆發的通俄門事件後,關於網絡假新聞爭議愈演愈烈,可誰又能制止它們呢?

6/12/2016 · 自從有新聞那天起,就有假新聞。我們這個時代所面臨的新問題不是假新聞的存在,而是判別事實與謊言的權威框架已經崩塌。

徐海娜:在這個事實可以被人任意裝扮的「後真相」時代,我們該怎樣回應孩子們的疑問,該怎樣教育他們構建和保持自己的獨立思考能力?

之前 Facebook 上瘋傳,「麥當勞慶祝 50 周年,留言、分享貼文,即可獲得套餐0元優惠券。」吸引上萬名網友轉貼,幾天後,「真正的」麥當勞表示,此活動並非官方舉辦,請

Buy 後真相時代 in Hong Kong,Hong Kong. 後真相時代 全新未睇過 Get great deals on Story Books Chat to Buy 雖說二手,但八成新。 $65假使我們那天再遇見:散文集 $65 等心息 (不含無時效年曆) :散文集 $70在我們忘記之前:日記感 以日記形式記錄兩人

三種你以為的真相,其實不是事實 麥當納在新書《後真相時代》將「後真相」分為 3 種情況,當你了解真相的各種運作機制,才可以有效過濾出必要的資訊。1. 只擷取部分的事實 你眼前的真相,可能只顯露了部分的事實,難以從中看出完整的全貌。

Buy 後真相時代 in Hong Kong,Hong Kong. 後真相時代 全新未睇過 Get great deals on Story Books Chat to Buy 雖說二手,但八成新。 $65假使我們那天再遇見:散文集 $65 等心息 (不含無時效年曆) :散文集 $70在我們忘記之前:日記感 以日記形式記錄兩人

所謂的「後真相」時代,就是反映了一個新的社會現象,當大多數人都是透過手機接收網絡和社交媒體的資訊時,人們正不自覺地創造一種自己喜愛的「真相」。社交媒體會將個人喜好的各種資訊組合起來,甚至自動追蹤同類的信息,而不辨其真假。

然而「後真相」並非代表這個時代再無真相可信,而是指人們不再重視並思考事件的真實性。網路時代,資訊唾手可得,大多數人卻寧願窩在舒適圈裡,看著與自己立場相同的新聞,或是輕易就相信了從網路看來、從旁人聽來的種種故事。然後又將這些事件以非黑

5/7/2019 · 然而培養學生多角度思考,仍是一個值得堅持的原則。後真相時代,假新聞假消息充斥,年輕人尤其需要懂得多角度獨立思考、判別真偽,通識教育設計若能與時並進,可以在這方面發揮重要作用。 歡迎回應 [email protected]

8/9/2019 · 「後真相」這個是被牛津辭典選為2016年度代表的字彙,並且當英國脫歐和川普當選美國總統時更是達到高峰。然而「後真相」並非代表這個時代,再無真相可信,而是指人們不再重視,並思考事件的真實性。 真相永遠只有一種

「歡迎來到『後真相時代』。」 雖然特朗普在勝選演講中說,「是時候包紮分裂的傷口」,並承諾「做每一個美國人的總統」,雖然希拉莉(Hillary,又譯希拉里)也穿上了象徵紅藍混色的紫色大衣,但在「後真相時代」,「兩個美國」果真能重新團結嗎?

「後事實」與「後真相」的時代 來臨,我們還能相信什麼? 發文時間: 2016/12/23 文 / Julia 瀏覽數 / 54,950+ 日前英國《牛津辭典》選出2016年年度英語代表字為「post-truth」-「後真相」;而德語協會(Gesellschaft für deutsche Sprache)則是選

選舉會過去,但「後真相」在一段長久時日不會過去,輿論戰甚至三戰更不會過去,這一「後真相」加「前真相」的詭異結合,將會是我們政治生活的新常態,更是新挑戰。它是一個新的秩序範式,既有的思維範式對之可能是蒼白的。我不知道出路在那裡?

《後真相時代》 – 海特.麥當納 – 新聞媒體隨便報,普羅大眾隨便信,歡迎來到後真相時代。「後真相」被牛津辭典選為2016年度代表字彙,並且在英國脫歐和川普當選美國總統時達到高峰。然而「後真相」並非代表這個時代再無真相可信,而是指人們